cms80检测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13176021388
cms80检测设备
热门搜索: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断江截流 筑起千里涪江第一坝

发布时间:2017-07-24 09:46:33 阅读: 来源:cms80检测设备

宝宝可以喝金银花露吗

金银花露饮料

小孩上火会不会流鼻血
断江截流 筑起千里涪江第一坝

  断江截流

  筑起千里涪江第一坝

  工程概况:

  1987-1992年,射洪人民以奋发图强、敢为人先的大无畏精神,历经艰辛,终于建成了千里涪江第一坝——螺丝池电航工程。该工程总投资1.784亿元,装机3×1.05万千瓦,年发电量1.8亿kwh,该工程的竣工,结束了我县长期缺电的历史,为全县工业生产提供了充足的能源,有力地推进了我县的工业化进程,极大地改变了生产和生活面貌,射洪一举成为了全国首批初级电气化达标县。

  故事重现:

  冬日的暖阳洒满了柳树电航的工地,工人们正利用当前晴好的天气条件和枯水期的机遇奋力抢抓进度,力争在明年底实现首台机组发电。

  柳树电航是射洪人在涪江上修建的第四座电站,27年来,每一座电站的竣工,都把射洪的经济社会发展往前推动了一程,而作为第一座电站——螺丝池电航工程的修建,却是射洪领先发展、率先跨越的转折性工程。

  为立项

  不拿到批文不回家过年

  早在50年代,射洪人就认识到了电的重要性,在敢想敢干的射洪精神促使下,射洪人用3米水头和自制的木制水轮机,建成了装机2台的魏家岩筑坝堵水,虽然总共装机只有209千瓦,却开了射洪利用水力发电的先河。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复苏了人们创造的欲望。“人平6分地,山上无资源,土里无矿产,哪里才是射洪发展的突破口?”射洪县委基于对当前县情的判断作出了发展工商业的决定。

  “老螺电仅有8千多千瓦的发电装机,而当前用电装机已经突破了10万千瓦,供电矛盾十分突出。”经过充分论证,全县人民的目光盯住了过境的涪江,

断江截流 筑起千里涪江第一坝

向涪江要电成为了百万射洪人民的共识。

  1986年,螺丝池电航立项之初,遇上了国家压缩基建规模,从严控制建设项目的时期,尽管螺丝池电航工程的可行性论证天衣无缝,但立项的可能性依然渺茫。

  “我们一定要上螺丝池,只有解决了电力这个瓶颈问题,射洪才有发展可能。”时任县委书记胥尚怀在给省领导汇报情况时,斩钉截铁地表明了射洪人的共识和决心。

  “准备在成都过年,什么时候拿到批文,什么时候再回射洪去。”1986年冬,为了争取螺丝池电航工程顺利立项,时任县领导在省委第三招待所一间每天仅收12块钱的房间里度过了岁末最寒冷的一段时间,当大家捧着油墨未干的立项批文赶回射洪时,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

  修电站

  干部群众争先上阵当义工

  “三通一平”、选择施工队伍、招标承包……说干就干,通过工程指挥部全体人员努力,1987年9月28日,螺丝池电航工程正式开工。周边邻县大吃一惊:一个县想断江截流,修建电航?这怎么可能?射洪那两千多万元的财政收入还想在涪江上修电航?

  就在一片质疑和冷嘲热讽声中,螺丝池电航工程有序的截流、清基、浇筑混凝土……一天一个样,干的有声有色,工人们斗志激昂。时任省委、市委主要领导多次到施工现场视察指导,更加鼓舞了大家攻坚克难、砥砺奋进的士气。

  “当时许多群众和机关干部到螺丝池电航工程的施工现场参观后,都感受到了众志成城、齐心协力、敢于吃苦的顽强斗志,大家摩拳擦掌,纷纷要求义务参与到工程的建设中去。”许多老干部都对那个场面记忆犹新:全县机关干部轮流上工地参加义务劳动,团县委组织了突击队为围堰合龙捆草绳,就连中小学生也用他们稚嫩的双手搬起了大鹅卵石,尽管他们的手上磨起了一串串又大又亮的水泡,脚底也长出了老茧,但劳动的喜悦让大家完全忽视了这一切,所有人心中都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早日把这“千里涪江第一坝”建成。

  筹资金

  勒紧裤腰带争取好效益

  工程的建设不断加快,资金的筹集压力也不断加大。为了确保工程的顺利推进,县委、县政府发出了“勒紧裤腰带,节约每一分钱投到电航的建设中去”的号召,工程集资办的同志跑遍上上下下,说尽千言万语,千方百计想办法,为电航集资1.64亿元。

  螺丝池主体工程完工后,县委、县政府考虑到工程的监管结合,让刚从水电局长调任公司经理、党委书记的杜仁明兼任了螺丝池电航工程指挥部指挥长,负责扫尾工作和体制建设。经过杜仁明认真的反复对比论证,提出了把螺丝池电航纳入电力公司统一管理,充分发挥电厂和电网的效益,以得到更好的经济收益。

  建设电网,争取余电上网,是螺丝池电航工程产生效益的关键一步,也正是建设者们和全县干部群众翘首以盼的。编制调度方案、更新架设线路……一项项具体工作再次紧锣密鼓地拉开、一个个射洪人敢想敢干的动人故事不断呈现、一幕幕全县齐心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给那个年代的射洪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最终,射洪人用断江截流,建成“千里涪江第一坝”有力的回应了周边邻县“不可能”的质疑。

  亲历者回访:

  “有的同志身患疾病,但是仍坚持白天在线路上工作,晚上在家里输液治疗,因为大家都清楚,早日产生效益对全县经济发展的重要意义。”参与工程建设的螺丝池电航工程指挥部指挥长杜仁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再次回忆了那段往事:“在电航建设中,还有许多感人的故事,许多项目负责人和专业人士身患重病,顾不上家庭,凭借着一腔‘敢叫日月换新天’的热血豪情,一心扑在工地上,电航工程终于建成,书写了改革开放初期射洪人敢想敢干的‘螺电精神’”。

  “工程建成后,当时几任县委书记都提出建一座工程纪念碑来纪念劳动者的辛勤奉献,但被指挥部的同志们以耗费财力婉言谢绝了。”杜仁明说:“这种迎难克难、无私奉公的精神正是螺丝池电航工程建设者们塑造的一座不朽的精神丰碑,这座丰碑将永远根植于每一个射洪人心中,代代相传。”(记者 刘洋)